咨询热线:0718-8988 600

|
1 2 3
首页 > 新闻资讯 > 关于民间借贷,这些是你需要知道的

关于民间借贷,这些是你需要知道的

发布时间:2018-06-22 17:21:00 来源:

【字体:   】 打印本页  
  案例01:“分手费”形成的借款受不受法律保护?
  乔某诉称其与朱某系特殊朋友关系,在相识期间,朱某多次向其借款。2009年9月4日,朱某向乔某出具借条,载明:今欠乔峰人民币叁拾万元整。乔某诉至法院,要求朱某支付30万元及相应利息。朱某辩称双方系情人关系,没有经营往来,亦没有借款事实;借条系受乔某胁迫所写;朱某已支付乔某分手费10000元。证人王某亦证实乔某与朱某系情人关系,二人在2010年1月22日下午协商分手及分手费事宜。乔某与朱某于2009年、2010年通过短信协商分手及还款事宜。
  问题一:本案中乔某的诉求能否得到法院的支持呢?
  律师解答
  在本案中,乔某主张借款的唯一直接证据系朱某书写的欠条。但该欠条形成于双方非正当两性关系存续期间,并不能直接证明该借条系因借款行为产生。双方短信往来相关内容只能证明双方协商分手及分手费事宜问题,亦不能证明实际发生借款300000元的事实。所以最终法院认定乔某诉讼请求依据不充分,依法不予支持,驳回乔某诉讼请求。
  问题二:现实中常常出现的分手费,究竟能否受法律保护呢?
  律师解答
    现实生活中,当事人因分手等原因,一方承诺向另一方给付分手费,并出具借条。事实上双方之间并不存在真实的借款事实。债权人仅凭借条起诉,人民法院会根据当事人之间的关系、借款金额、出借人的经济能力、交付方式、交易习惯以及当事人的陈述等相关证据,综合判断借款事实是否发生。如果债权人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借款交付事实,也不能就借款发生的具体情况作出合理说明的,对其请求不予支持。
  案例02:直系亲属间的借贷怎么解?
  2003年11月在旧村改造过程中,叶某、白某夫妇为参加54平方米旧村改造安置用地的招投标,于2003年11月15日向儿子阿离出具借条一份,载明:向其子阿离借款1365000元,按银行同期借款利率四倍计息,借款用于旧村改造安置建房的投标用地,承诺以上借款在收到阿离以书面形式要求归还借款的通知后一个月内还清;如无力归还,该建房用地使用权和建好后房屋的所有权归阿离所有。
  2003年11月15日和11月18日,阿离以叶某的名义分两次汇入旧村改造办公室1365000元。2007年8月13日,阿离委托律师向叶某、白某夫妇发出律师催款函,要求叶某、白某在收到催款函后一个月内归还借款本息2839200元。
  2003年11月11日,阿离向白某凤出具借条一份,载明阿离向白某凤借款人民币1500000元整,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计息。
  2007年8月13日,阿离委托律师通过申通快递向叶某、白某寄送快件一份,快递详情单上未载明寄送的材料名称,叶某在快递详情单上签字签收。
  2007年9月1日,阿离与白某凤达成一份《债权转让协议》,双方约定将阿离享有的叶某、白某1365000元借款本息转让给白某凤以抵销阿离尚欠的2003年11月11日借款的部分本息。
  2007年9月14日阿离通过申通快递向叶某、白某邮寄送达债权转让通知书一份。2007年9月26日,白某凤通过邮政特快专递向叶某、白某邮寄了催款通知书和债权转让协议书各一份,但夜华、白浅拒绝签收。2007年9月14日,白某凤通过申通快递向夜华寄送快件一份,快递详情单上未载明寄送的材料名称,仅有收件人签名“叶”字。另据见证人白某的弟弟,即阿离的舅舅给法院的信函中所述,叶某、白某夫妇已年过八旬,有四子三女,当时因54平方米安置用地和父母的赡养问题与四个儿子之间曾多次协商,考虑到阿离拥有加油站,资产丰厚,父母最终决定把54平方米安置用地和晚年生活托付给阿离。双方约定在父母有生之年不将借条公之于众。本案的借条系阿离聘用律师几易其稿后形成的。现白某凤诉至法院,要求叶某、白某立即归还借款1365000元,并支付约定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止,暂计至起诉之日止为1796340元)。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阿离与叶某、白某之间的借款真实,依法应受到法律的保护。阿离与白某凤之间的债权转让协议并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且已依法履行了通知义务,因此,该债权转让协议对叶某、白某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据此判决:一、由叶某、白某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归还白某凤借款本金人民币1365000元,并按照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四倍按本金1365000元支付自2003年12月15日计算至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的利息。二、驳回白某凤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叶某、白某夫妇对2003年11月15日借条的形式真实性并无异议,但对1365000元款项的性质及债权转让是否通知存在重大争议,最终认定阿离和白某凤之间债权转让不成立,白某凤相应的诉讼请求亦不予支持。至于阿离和白某凤,阿离和叶某、白某之间的债务纠纷,宜通过其他合理合法途径解决。原判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适用法律有误,实体处理不当,经院审判委员会决定,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白某凤的诉讼请求。
  问题一: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阿离和白某凤之间的债权转让是否成立,一审法院是支持了的,但二审法院最终没有予以认定,这是为什么呢?
  律师解答
  首先,本案争议的债权转让已经通知叶某、白某的事实不能直接确认。我们可以看到本案中的借条反映的并不是单纯的借款关系,还与叶某、白某54平方米安置用地所建房屋的所有权及居住权相关联。阿离在一审用以证明已经向叶某、白某履行了催款及债权转让通知义务的证据——两份申通快递详情单表明邮件系由律师和白某凤经手办理,详情单上均没有载明寄送的材料名称,叶某、白某也否认收到债权转让通知的事实。
  另外,再从家庭道德观念和善良习俗的角度来看本案。叶某、白某夫妇年过八旬,需要子女的关心和照顾,54平方米安置用地上所建的房屋系叶某、白某的养老栖身之所,阿离作为负有赡养义务的子女,明知父母没有偿付能力,在律师参与下,经几易其稿,最终形成由其与父母签署约定四倍借款利息且包含严格违约责任的借条,后又将该债权转让给白某凤。如按照借条约定的利息条款计算,现该1365000元款项的本息累积已达数百万元,原本可安享晚年的高龄父母将陷于债务困扰之中,明显违背了公序良俗。
  问题二:这里指引法官评审案件的的公序良俗是否仅仅是道德的范畴,有没有法律依据呢?
  律师解答
  公序良俗不仅仅只是道德范畴的概念和要求,在我国也是有法律依据和支撑的。公序良俗是“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的缩写,我国《民法通则》未规定公序良俗原则,而只是在第7条提了一个“要遵守社会公德”,有学者认为这也算是说明我国已承认公序良俗原则,而我国最新修订的《民法总则》第8条明文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故而正式确定了公序良俗原则。
  问题三:是否直系亲属之间的借贷就不受法律保护呢?
  律师解答
  并不必然是这样,本案呢只是特殊情况。我国法律并不禁止直系亲属之间形成包括借贷合同在内的交易关系。但对直系亲属之间交易关系和债权转让关系的审查和确认,应考虑特定当事人的经济状况,有关当事人应依法承担的赡养、抚养义务等具体情。
  处理涉及直系亲属间交易关系的纠纷时,在意思自治和公序良俗的利益考量中应更强调公序良俗的价值取向,案件的处理结果应符合一般的家庭道德观念与善良习俗,优先考虑保护老年人等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符合实体正义的要求。在当事人的经济地位和诉讼能力存在明显差异的情况下,法官应妥善行使诉讼指挥权,平衡当事人的诉讼利益。
  案例03:张某与赵某、周某系朋友。杨某于2010年4月在赵某开设的香烟店里与张某认识。同月28日,杨某因赌博翻本之需向张某借款。当日张某以杨某为收款人,出具了一张1000000元的银行本票。该晚,在赵某的口头担保下,杨某与周某赌博输掉1000000元。次日,杨某将本票背书给赵某,赵某当天将该本票提示付款至其账户后,转帐770000元给周某。同年5月初,在赵某的口头担保下,杨某与周某赌博输掉300000元,张某替杨某归还了该300000元。同年5月5日,杨某向张某出具了借条一份,载明:今有杨某向张某借人民币1404000元整,借款期为1个月,以房产抵押,房屋所有人杨某。张某主张2010年4月28日其另行出借100000元现金给杨某,该1404000元中的4000元为借款一个月的利息。赵某因2009年至2010年间多次组织他人在其香烟店从事赌博活动,于2011年3月18日被法院以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张某诉至法院要求杨某归还借款1404000元。
  问题一:张某的诉请能否得到法院的支持呢?
  律师解答
  赌博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违法活动,张某明知杨某借款用于赌博仍然出借,其借贷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其诉请是无法得到法院的支持的。
  具体到本案,我门可以从三个方面来分析首先张某与杨某既非亲属亦非朋友,出借1400000元之巨款仅收取4000元利息,明显不合常理。其次,张某主张借给杨某100000元现金缺乏事实依据。
  再次,张某与杨某并不熟悉,张某借给杨某1300000元,按常理其应当对借款人的借款用途持高度的注意和谨慎态度。张某与赵某为朋友关系,赵某在该段时间内经常组织他人从事赌博活动,该款项通过赵某介绍出借,借款也是在赵某开的香烟店洽谈的,该本票的提现及使用均由赵某操作,张某陈述不知道杨某借款用途明显与事实不符。特别是张无忌替杨某归还赌债300000元之事实上,张某答应借款给杨某但并未实际出借,而是在杨某赌博输掉300000元后,以替杨某归还周某300000元的方式出借杨某300000元,且该300000元赌债同样由赵某操作归还。该事实进一步印证了张某明知杨某向其借款用于赌博。
  所以在明确了张某与杨某之间的借贷属于赌债的事实后,法院是依法驳回了张某的诉讼请求的。
  问题二:是否在民间借贷中,只要辩称借款属于赌债,就可以逃脱法律的追究呢?
  律师解答
  这个当然不是,要看案件所呈现的法律事实。也就是说,是否属于赌债也需要证据来予以证明,空口而言是不行的。
  因为赌博产生的债务经常以借条、欠条等形式存在,借条上往往不会注明该债务系赌博债务。如果被告反驳借贷关系主张赌博债务并举证证明,当被告举证达到引起合理怀疑的程度时,法官就会从严审查借贷关系的合法性。这时原告应就借款形成的时间、地点、经过、借款资金来源及资金交付方式、约定的借款用途、还款期限、还款方式、利息在场人、等有关细节详细说明,以证明借贷的合法性。
  案例04  民间借贷中的虚假诉讼
  王某持借条到法院起诉称,2012年其向段某借款50万元,但段某至今未还。段某一审未出庭应诉,一审法院判决段某偿还借款50万元。段某不服一审法院判决,上诉称其并未向王某借款50万元,借条是在其被王某胁迫的情况下书写的。段某曾经就此事向公安机关报警。二审法官经询问,发现王某对借款发生及交付经过的陈述存在诸多疑点,并依据段某的申请,请调取了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在公安机关对王某的询问笔录中,王某承认并未借给段某50万元,并且陈述了胁迫段某书写借条的全部经过。据此,二审法院撤销了一审判决,改判驳回王某的诉讼请求。
  问题一:该案例涉及到民间借贷虚假诉讼的问题。那么,是否可以为听众朋友们讲述下什么是民间借贷的虚假诉讼呢?
  律师解答
  民间借贷的虚假诉讼一般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原被告相互串通,出于分家析产、拆迁补助、逃避债务等不正当目的进行诉讼;另一种是原告虚构借款事实以骗取法院的判决从而获取不正当利益。前一种虚假诉讼俗称“手拉手”,原被告的主要目的是损害第三人或者多个被告中的一方的合法权益,因此原告与被告或者部分被告在诉讼中表现的很配合,缺乏激烈的对抗性,而且很容易达成调解。后一种虚假诉讼原告一般都能够提交一些证明双方存在借贷关系的证据,如借条、欠条等。在款项交付上,一般表现为原告方对现金交付过程的陈述,而缺乏证明款项交付的有力证据,如银行转账凭证。
  问题二:调研数据显示,民间借贷案件中裹挟着较高比例的虚假诉讼,这不仅大量浪费有限的司法资源、损害司法公信力,也会给社会的诚信体制埋下严重隐患。那么对于民间借贷的虚假诉讼,法律对此有没有什么处罚与规定呢?
  律师解答
  当然有,2015年9月正式施行的《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十九条与第二十条详细规定了虚假诉讼的审查要素与虚假诉讼的处理与处罚。人民法院一旦发现案件可能涉及虚假诉讼或者当事人主张案件系虚假诉讼的,法院将严格审查借贷发生的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交付方式、款项流向以及借贷双方的关系、经济状况等事实。当事人主张系虚假诉讼时,应当向法庭积极、全面陈述事情经过,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比如,本案例中的被告主张借条是在被胁迫的状态下书写的,并提供了公安局报警信息与询问笔录,二审法院在查清楚上述事实的情况下改判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及时保护了被告方的合法权益。
\

上一篇:关于婚姻财产的那些事儿 下一篇:酒驾到底有多严重?不单单是罚款那么简单